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负罪之笼】(01-02)【作者:kevin agreas】
【负罪之笼】(01-02)【作者:kevin agreas】
字数:32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小麦色的娇肤冷汗涔涔,纵使赛克森娜在TIRA供职多年,也不曾知晓在激素驯服计划中北美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

  放下手中的方才打印、尚在发热的纸质报告,女特工在冷气间内故作镇定地翘起二郎腿,拉动曲屏的位置,她审慎地向上峰回应道:「我知道该如何善后……只不过这次,我需要足够的人手、设备和……一些越权的权限。」

  「我们相信你的能力足以处理这次突发危机,只是……BOARD也保留相当的要求……你应该清楚各位董事信任的价码具体是多少……」

  一片马赛克的画面乍然黑屏,来不及为艰难的情况埋怨,一度担任长期卧底的「泰米尔女官」拨通了计划通的号码:「丽莎诺娃是吗?我需要一套周密的方案,来对付那个疯子。」

  百叶窗的叶面被葱指压下,深夜中四通八达的街道为燃烧的汽车残骸点亮,商业广场的三维影像无一例外地播放着同一个形象。

  骷髅和……鬼牌!

              ——分割线——

  三个月前……

  初为人父人母的家长总是擅长推拒自己的责任,在智能洗碗机发明前,今晚究竟谁来洗碗这种问题也能成为夫妻摩擦的典型。而如今,新一代VR技术的涌现则早就了比21世纪初更加尖锐的教育问题。

  沉迷VR网瘾。

  鉴于这一代虚拟技术的交互性远胜于以往,视听感官的刺激自然而然地愈发吸引未谙世事的青少年。无论是游戏、影视和社交,近乎人类的所有活动都在数字世界里得到了完美复刻。哪怕世界政府的禁令频出,也无法禁绝黑市交易以及VR公司的擦边球产品。

  当碌碌无能的中产阶级发现他们的子女沉湎于这种虚无体验且无法自拔时,他们所受过的教育理念顿时化为乌有。有效的沟通早就在童年阴影或是历次不愉快的对话下失去了原本的可能。

  为了避免孩子重复着中产阶级的庸俗命运甚至更糟,一个披着神圣凛然外衣的第三方机构「承担」了这一社会使命,从家长们的内心轻易赢得了信任——比政客们每四年一度的选举演讲还要容易。

  它被称作……戒除VR网瘾少年互助会。

  虽然名称被叫做互助会,这一「公益」机构的实质为某些影子财团所把控,而这些财团的代理人是经常在荧屏上亮相的「慈善修女」芭芭莎。

  这位格鲁吉亚内战中反对派派出的调停者在战后出任联合政府的形象大使,在世界政府接管后她辞去了一切官方职务,专心致志从事于重建工作。

  如今,32岁的她以互助会会长的身份奔波于世界各地,号召人们将他们不成器的子女送入互助会、接受所谓的「再社会化」。

  屏幕上,她深红的直发长拂过背肌,黑加仑色为底和洁白的半圆领口互相捧场,居中的银东正十字架在这袭修女服上熠熠生辉,愈发将未婚御姐的窈窕散发至极致。虽然皈依的时间有限,可绯色刘海下虔诚的眼神传达着云上的意志,不由叫人望向修女兜帽帽檐的十字时便心生平静。

  但是,拉希娅的新闻记者伊万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判断绝非来自于他的亲身调研或者网上对于互助会制度的攻讦,而是发送至他电邮的一份匿名材料。
  一份证明芭芭莎和眼下远东最有权势的季莫申科家族间利益纠葛的材料。
  感谢第一届世界政府组阁之初对于远东布局的混乱,九龙治水的重复监管导致了谁也不管的社会现实,这也使得干瘦的伊万有机会在被封口前将这份材料公之于众。

  「目标确认,无其余目标,路面监管全数接管,长官。」

  武装到牙齿的探员工整地向身着米色风衣的亚裔女子如此禀告,只见面目五官上韩风明显的女子冲耳麦略微低语,再同样以英语回复探员:「按既定计划执行。」

  接着,季莫申科家族二小姐的家政总管金焕佳内心思索道:「伊万不过是个贫穷的反建制分子,得到了那些黑材料便立刻捅出,倘若小姐的猜测正确,幕后的操纵者势必借助这次秘密逮捕扩大影响……而较为可行的方法是截取监控录像、航拍或者雇人拍摄。」

  未经斧凿的面容天生丽质,假使换上一身古装,金焕佳小姐想要出演大长今也并非难事。而难能可贵的是,她可以将这份恬然自若发挥至现实舞台而非镁光灯下。

  「从家族黑账的结算被人追查过来看,是黑客吗?那前两种的可能性不小呢~ 」

                第二章

  「我以为拉希娅的黑客比东欧那边多少厉害一点呢?这当真是安全性号称远东第一的系统吗?我怎么觉得比东亚三六一做的自欺欺人的安全沙盒还烂呢?啧啧啧~ 」

  明亮的房间里唯独称得上黑的唯有电脑前极客少年的T恤,虽说骇客这个词本意不黑,可「坚果」大胆敲诈季莫申科的行径可谓是黑吃黑。

  「还没搞定吗?赛博朋克小子,你是不是又玩大了?」

  浅蓝兜帽衫的男青年在右边第二块显示屏上出现,惹得还差三个月年满十六岁的「坚果」一阵不快,啜了半口气泡水、整整高领卫衣外的青绿反光绑带,他瞧着监控中微微抖腿的密探道。

  「你的照片我的确收到了,不过给予你的尾款……我得扣掉~ 」

  「什么……什么?你这不守信用的!!!」狠敲拐角的邮筒,被摆了一道的「杂工」在冬风中气得鼻息白烟。

  「我并非怀疑你这杂鱼胆敢背叛雇主,只是季莫申科的部署有些周密……除了在暗网上不断地剥开洋葱代理、寻求我的真实身份外,他们在线下的影响力……也是出奇的庞大~ 真是的,早知道该多问REBEL要点钱的说~ 」
  滑动四轮椅,少年的后背靠在下倾的椅背上,悠闲地调皮转圈时转动手中的电子笔,在某块显示屏上写下了不知名的楔形符号。

  「这……你什么意思!!」

  笔杆百无聊赖地敲击着椅子扶手,坚果失望地吹了吹金色刘海。

  「我的意思是……你可能还没有发觉在乘坐地铁来接头地点的路上,你的右手口袋里被放入了纽扣窃听器……在我们对话的这几十秒内,季莫申科放弃了原定在【接头地点】逮捕你我的计划,而我所在的街区于12秒前刚刚驶入了牌照出现率不足2% 的车辆。」

  不管瑟瑟发抖、草木皆兵的雇员,「坚果」慵懒地起身,拉紧领口最上位的拉链,绑好高筒靴上密集的鞋带,拉下袖管遮蔽两臂的血黑色纹身。

  这是最后一块红土……

  是抵御死亡的开端——《TheRipleyScroll》

  转身一个响指后,房间内的所有计算机硬盘尽数烫毁。在那之前,显示器中数名深色外套的行人男女贴住了瘫坐在地的雇员,俏皮的丸子头少年轻松道:「哎呀~ 在被重锤破壁逮捕前,我能不能截获那位二小姐的位置呢?不想陪这些五大三粗的成年人在这里玩一局R6的话,还得做些布置呢~ 」

  菱形信标落地作响,「啵」地吹破泡泡糖,留给权贵走狗们的是找不到公民记录的发肤纤维和指纹记录。

  高耸的工业区建筑为漫天鹅毛染成素裹银装,太阳能板在这种极寒天气全然失去了应有的效用,以地热能勉强维系着室内的温暖,韩裔美人的心情并不好受。首先是由于目标的反向思维使得她在解开洋葱代理中投入了不少家族资源,其次是因为仅仅逮捕到了一只偷拍镇压行动的老鼠。

  从他喋喋不休辩解为BOSS出卖和各种意义上的无能来看,指望从他身上挖到代号「坚果」的骇客是近乎不可能了。从被攻击的黑账结算来分析,他应该对卡妮亚工业区的「那件东西」很感兴趣,希望从大和警视厅雇来的两位特警能够起到应有的作用。

  纵使她们在三年前缉捕马卡龙的案件上发挥差强人意,可是她们的业务水平逐年精进,如今也算是不错的外援——尤其是在她们拥有共同朋友八惠的情况下。
  圆型无框镜和双尾麻花辫的淳朴形象一划而过,捧着热气腾腾的可可,金焕佳少许得以从回忆东大的岁月中缓解几秒压力。

  难受啊,山崎(;′д`)ゞ北海道也不能像拉希娅那么……那么……冷的吧……阿嚏!

  井野斜倚办公桌,放下纸巾,有气无力地在耳麦中冲一动不动的同僚抱怨道。
  「在我寻找狙击位的时候请不要随意打扰,谢谢。」

  入乡随俗地戴上厚实的护耳冬帽,早有准备的短发妹子重新打开热成像,测算着可能的躲藏点和安全隐患。

  「好冷淡啊!说好交闺蜜要交那种可以相伴到老的呢!」

  信任的外援伏在桌上几欲趴倒,还好没让韩裔管家瞧见,不然她的心中势必又要泛起不绝忧虑。

  我最早明明只是学家政的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